当前位置:主页 > 59875神码堂心水 >
神医张元素10则用药凡例只要用对了对症下药百发
更新时间:2019-09-08

  425555牛牛高手论坛,人们都习惯走捷径,是因为捷径的速度最快,但是我们都知道,“欲速则不达”的道理,如果过于追求极速,往往会顾此失彼,得不偿失。所以,并不建议人们去走捷径。当然,还有另一种说法,就是少走弯路就是捷径。这个可以有。于是,就出现了各种心法、秘诀、诀窍、凡例等等。古人曾说,“学法不学诀,犹如捡块铁”,这就证明,学懂窍门,就能少走弯路,其实这就是褒义的捷径。对于中医而言,人们也曾想要走捷径,的确,首先学习中医四小经典,基本上就是入门捷径了。但是即便入门了,在临床用药方面,依然还是有所欠缺,其实,张元素有一个十则用药凡例,要是能用上,却也是治病用药的一个不错的捷径。

  张元素在《医学启源》中这样记载,“凡解利伤风,以防风为君,甘草、白术为佐”。这里就强调了凡是祛风的治疗方药里,都以防风为君药,为什么呢?因为防风乃“治风通用”之药,而且还有“祛风第一药”的美誉。所以,祛风之剂里用上防风是再正确不过的了。由于防风的祛风能力过于强大,恐怕会伤害人体的某些层面,所以就会配上甘草和白术,来辅佐防风祛风。

  张元素认为,“凡解利伤寒,以甘草为君,防风、白术为佐”。为什么寒邪为病需要以甘草为君药呢?主要是遵从了“寒宜甘发散”的用药,的确,寒邪致病,容易收引,导致人体拘挛作痛,所以甘草甘以缓之。如果还有其他证候,可以随症用药,至于药量,还是得根据“君臣佐使”来区别。

  什么是水泻?据《圣济总录》记载,“脾胃怯弱,水谷不分,湿饮留滞,水走肠间,禁固不能,故令人腹胀下利,有如注水之状,谓之注泄,世名水泻”。遇到这种病症,张元素认为,“凡水泻,茯苓、白术为君,芍药、甘草佐之”。茯苓渗湿利水、健脾和胃,白术健脾益气、燥湿利水,的确是调理水泻的理想中药。至于芍药、甘草,尤其对于泄泻腹痛大有奇效,尤其是白芍柔肝、敛阴,可以防止水泻伤阴;甘草补脾益气、缓急止痛,可缓和水泻的速度。

  所谓治诸风,就是泛指一切风证,不管是内风还是外风,不管是中风还是伤风,只要是风证,都“以防风为君,随证加药为佐”。防风真不愧“祛风第一药”,李时珍也盛赞它是“除风去湿仙药”。所以,防风被运用到一切风证,是无可厚非的。

  张元素治疗咳嗽的用药原则还真是与其他医家不一样,他认为,“凡嗽,以五味子为君”,的确在《药性赋》中就有“五味子止嗽痰,且滋肾水”的说法。张元素认为,咳嗽证,要善于运用五味子,同时用好兼证的佐药,“有痰者半夏为佐;喘者阿胶为佐;有热无热,俱用黄芩为佐”。

  一般提到小便不利,很多人首先会想到车前子,但张元素却不是这个套路,他是用“黄柏、知母为君,茯苓、泽泻为使”。黄柏善于清下焦湿热,知母善于滋阴泄火,且黄柏泻膀胱火,知母泻肾火,肾与膀胱的火邪一去,小便自通,这类似于“釜底抽薪”,掐断病根的用药之道。至于茯苓本来就可以渗湿利水,而泽泻本来就是利水渗湿的要药,二者搭配,对于小便不利证简直是无往而不利。

  湿气是一种极其黏人的病邪,一旦沾到你,那可是甩都甩不开啊!为啥张元素只说下焦有湿,而不说上焦和中焦呢?因为湿为阴邪,“湿性趋下,易袭阴位”,所以湿邪最容易困扰人们的还是在下焦。那该如何用药呢?张元素认为,“凡下焦有湿,草龙胆、汉防己为君,黄柏、甘草为佐”,龙胆草清热燥湿的力量比较强,而汉防己祛风除湿的作用也不错,而黄柏本身就是清下焦湿热的良药,甘草重在健脾,切断湿在体内生产的来源。

  所谓痔漏,即是痔疮合并肛漏,这是一种比较尴尬的疾病。应该如何调理呢?张元素认为,当以“苍术、防风为君,甘草、芍药为佐”,对于苍术和防风调理痔漏方面的疾病,古代本草几乎没有记载,但却都能调理“肠风下血”,虽然“肠风下血”与痔漏不能直接划等号,但是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这种用药方法有点类似“隔山打牛”。至于甘草,如果生用的话,是可以用于一切疮疡的,痔疮也不例外;至于芍药,在《日华子本草》中记载,有调理“肠风泻血,痔瘘发背”的妙用,且芍药养血和营,对于痔疮出血还是有些帮助的。

  所谓诸疮,就是指的一切疮证,《黄帝内经》认为,“诸痛痒疮皆属于心”,所以,这条病机的确给了历代医家很多治疮的思路,比如《金匮要略》中的“浸淫疮,黄连粉主之”。而张元素认为“黄连泻心火”,所以一切疮证,以黄连为君药是可行的,不仅如此,还要以“甘草、黄芩为佐”,生甘草可以泻火解毒,黄芩清热泻火,的确都是黄连的好帮手。

  疟疾这种病,在古代可是很多人的噩梦,虽然自古都有关于疟疾的治疗方法,但对于疟疾的用药一直在研究。在张元素看来,“凡疟疾,以柴胡为君,随所发之时,所属之经,分用引经药佐之”,也就是疟疾不离柴胡,后世医家创立的“柴胡截疟饮”,就是按照这个套路来的。

  当然,张元素设立的这个用药凡例只讲了这10类常见病的用药心法,还有“随证治病用药”也是这个用药凡例的配套“教程”,可以二者参看,可以相辅相成,于临床中,对症下药,必能百发百中。